首页 | 博物馆政策 | 贡献者展厅 | 展出活动 | 研究报告与简报 | 馆藏统计 | 联系我们 | English | 更新日期: 2012.10.13

绒布湖的现状与命名

林超地理博物馆(网络版)青藏高原展厅建设正式启动(19)

刘 闯1 李国庆2 顾行发3 周翔3 冯强2 陈文波4 勾鹏5 Paul Uhlir6 狄黎平7

Tomoko Doko8 Nordin Hansan9 陈仲新10 解吉波2 许哲平11 崔红红2

1 中国科学院地理科学与资源研究所 2 中国科学院对地观测与数字地球科学中心 3 中国科学院遥感应用研究所 4 日本庆应义塾大学 5 中国科学院青藏高原研究所 美国科学院6 美国乔治梅森大学7 日本横滨大学8 国际科学理事会亚太办公室9 中国农业科学院农业区划研究所10 中国科学院植物研究所11

 

2012年7月17日

 

   
 
 
 
 
 
 
 
 
 
 
 
 
 
 
 
 
 
 
 
 
 

19.1 绒布湖在全球变化研究中的特殊性

在全球变化过程中,在喜马拉雅山脉具有指示性作用的突出地理现象是冰川融化后形成的冰川湖泊。冰川湖泊水位、水量、水深、水色、湖面积等都告示着我们全球气候变化在这个地区的响应情况。目前科技界一致认为,近半个世纪以来,喜马拉雅山脉地区受到气候变暖的影响很大,在冰川、冰湖、植被等领域均有翔实的证据。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 IPCC(Intergovernmental Panel on Global Change) 多次在其报告中指出了喜马拉雅山脉冰川湖泊变化的问题。

陈文波分享了她在尼泊尔伊姆伽湖考察过程中的艰辛经历,在研讨会上报告了她在对尼泊尔伊姆伽湖(Imja)湖泊变化的监测研究,她认为,位于珠峰北坡最大的绒布冰川下的绒布湖与位于珠峰南坡的伊姆伽冰川下的伊姆伽(Imja) 湖一样对喜马拉雅地区气候变化有指示性作用。这一对冰川湖泊的形成和发展与喜马拉雅地区气候变化、冰川退却息息相关,在喜马拉雅地区具有典型性和代表型。她对绒布冰湖的形成与发展研究提出了二点建议:其一:绒布湖的名字应该给予官方认定,并在各种相关地图上予以标定;其二,开展珠峰南北坡冰湖对比研究,特别是伊姆伽湖(珠峰南坡,尼泊尔)和绒布湖(珠峰北坡,中国)的对比研究。

19.2 绒布湖的现状

绒布湖发育于绒布冰川末端冰碛陇上。绒布冰碛陇是由大小不同的冰碛物-巨砾、石块为主,还存有冰-组成的庞大的陇状地物。它的前沿相对高差15米,宽约800米,长约6公里。更重要的是它的上方直接联系着喜马拉雅山脉最大的冰川-绒布冰川,而绒布冰川又是由东绒布冰川、中绒布冰川和西绒布冰川组成。这样庞大的固体水体成为气候变暖绒布湖形成与发展最重要的水源。

绒布湖在绒布冰碛陇上发育为三部分,前沿部分,主体部分和潜在部分。在前沿部分已经形成了有20多个小水洼组成的复杂水体;在主体部分,即在绒布冰碛陇与东绒布冰川交汇的地带已经发育成最宽处600米,最长处1200米的水域地带;在潜在部分,即冰塔林前半部分,已经形成了由冰塔林和水洼组成的冰-水复合体。

图19.1:绒布冰碛陇高约15米,宽约800米,长约6公里顺河谷伸展在珠峰前(陈文波摄,2012.06) 图19.2:绒布冰碛陇前端高约15米(陈文波摄,2012.06) 图19.3:绒布冰碛陇前端第一个水洼(GeoEye, 2011.11.02, Google Earth) 图19.4:绒布冰碛陇前端第一个水洼(陈文波摄,2012.06)
图19.5:绒布冰碛陇前端已经形成20几个水洼(GeoEye, 2011.11.02, Google Earth) 图19.6:绒布冰碛陇前端已经形成的水洼(陈文波摄,2012.06)

在东绒布冰川与冰碛陇会合处,即绒布冰碛陇中部,绒布湖最发育,根据2011年11月2日GeoEye遥感数据和本次实地考察,在绒布冰碛陇中部,绒布湖已经连接成片,最宽处已达600米,由南向北弯弯曲曲长1.2公里。其中,虽然重要水源之一来自东绒布冰川融水,但是,表层冰碛物下掩埋的冰体是一个不可忽视的水源,它们的融化是绒布冰湖就地成湖的重要因素。

图19.7:绒布冰碛陇中部已经形成连片水体(GeoEye, 2011.11.02, Google Earth) 图19.8:绒布冰碛陇中部已经形成连片水体(陈文波摄,2012.06) 图19.9:绒布冰碛陇中部已经形成连片水体,最宽处达接近600米(陈文波摄,2012.06)
图19.10:绒布冰碛陇中部已经形成连片水体,冰碛物下的冰融化是绒布湖就地成湖的主要水源(陈文波摄,2012.06) 图19.11:绒布冰碛陇中部冰碛物下广布着尚未融化的冰(陈文波摄,2012.06) 图19.12:绒布冰碛陇中部冰碛物下广布着尚未融化的冰(陈文波摄,2012.06) 图19.13:绒布冰碛陇中部冰碛物下掩埋冰川与湖泊交接处(刘闯摄,2012.06)
图19.14:绒布冰碛陇中部已经形成连片水体,由南向北长约1.2公里(陈文波摄,2012.06) 图19.15:正在发育中的绒布湖,冰碛物散落到水中,水色混浊(陈文波摄,2012.06) 图19.16:已经发育过几年的水体,水色青蓝(陈文波摄,2012.06) 图19.17:陈文波在绒布冰碛陇中部的湖前留影(刘闯摄,2012.06)

冰塔林是绒布冰川最美丽的地理现象,在1988年中、日、尼联合从南、北坡攀登珠峰成功发行的极限片中,除了绵延起伏的喜马拉雅山、巍峨的珠峰图案极限片外,就是冰塔林极限片。然而,随着气候变暖,绒布冰川冰塔林带也成为绒布湖进一步发育的潜在地域。事实上,在冰塔林前端和内部,几十个水洼已经形成,它们分布在绒布湖主体的上方5公里内,冰塔林与水洼相间的的现象在东、中、西绒布冰川中普遍存在。

图19.21:1988年中、日、尼联合攀登珠峰极限片(刘闯捐赠)
图19.18:绒布冰川冰塔林间的水体(GeoEye, 2011.11.02, Google Earth) 图19.19:绒布冰川冰塔林前端掩埋在冰碛物下的冰体(陈文波摄,2012.06) 图19.20:绒布冰川冰塔林前端掩埋在冰碛物下的冰体和水体(陈文波摄,2012.06)
图19.22:图19.1:陈文波在绒布冰碛陇中部的湖前留影(刘闯摄,2012.06) 图19.23:刘闯在绒布冰碛陇中部的湖前留影(陈文波摄,2012.06) 图19.24:冯强在绒布冰碛陇中部的湖前留影(陈文波摄,2012.06) 图19.25:勾鹏在绒布冰碛陇中部的湖前留影(陈文波摄,2012.06)
图19.26:冯强、勾鹏、刘闯、陈文波在绒布冰碛陇中部的湖前合影(自拍,2012.06)
图19.27:发育在珠峰北坡、绒布冰碛陇上的绒布湖(陈文波摄,2012.06)

19.2 绒布湖的命名

根据陈文波对珠峰南坡、位于尼泊尔的伊姆伽冰川湖泊在半个世纪的形成、发育和发展的过程研究,结合遥感和实地考察,我们有理由相信,随着气候变暖,位于喜马拉雅主峰-珠穆朗玛峰北坡的绒布冰川在不断融化、后退的过程中,一个最显著的地理现象是伴随着的冰川湖泊的形成和发育。目前状态的绒布湖是这个过程中的一个阶段,绒布冰川的退却和绒布湖的进一步扩张趋势还在发展。这个座落在绒布冰碛陇上的水体,从无到有,从水洼到连片,而且将因一步扩展,但是,至今这个水体尚无正式命名。

鉴于这片水体的地理位置、成因和发展的考虑,鉴于她是绒布家族一分子 - 从绒布寺, 到绒布冰川, 还有绒布冰碛陇,绒布U形谷,她的名字-绒布湖-更能体现珠峰北坡综合地理环境的生态系统关系。当然,一个湖泊的正式命名需要由国家有关部门正式认定,我们将为此做后续的工作。我们这里从地理科学和全球变化研究的角度考虑,我们提议到了给这个特殊水体一个正式名字-“绒布湖” 的时候了。

图19.28:绒布湖的地理位置遥感影像图(自Google Earth, 2012.09) 图19.29:尼泊尔伊姆伽(Imja)湖近50年来生成、发展变化卫星遥感系列图(陈文波,2012.05)

18.3 绒布湖周边环境

绒布湖是发育在一个世界最著名、最典型、高山冰缘地理环境中,这是一个完整的生态系统。绒布湖的发生、发展与其周围环境密切相关。这些环境因子包括了气候、冰川、地貌、地质,也包括生物。绒布湖的生成和发展也给生活在这里的动植物提供了方便。在我们完成考察即将返回的时候,一个藏原羊家族(9只)出现在我们的面前,它们在荒漠中快速下山,认真觅食,熟练爬山,彼此跟随,足以看出这里颇有生机。

图19.30:位于珠峰北坡绒布冰川下端的绒布湖及其周围地理环境(陈文波摄,2012.06)
图19.31:位于珠峰北坡绒布冰川下、充满绒布谷相对高差15米以上的巨大冰碛陇(陈文波摄,2012.06) 图19.32:U形谷中巨大的冰碛砾石(陈文波摄,2012.06) 图19.33:U形山谷中冰川侵蚀遗迹(陈文波摄,2012.06) 图19.34:U形山谷中冰川侵蚀遗迹(陈文波摄,2012.06)
图19.35:发源于珠峰北坡绒布冰川下的河流(陈文波摄,2012.06) 图19.36:在珠峰北坡绒布冰川下发育的河流(陈文波摄,2012.06) 图19.37:6月初河流的深度可达30厘米(陈文波摄,2012.06) 图19.38:U形山谷中冰川侵蚀遗迹(陈文波摄,2012.06)
图19.39:一个藏原羊家族成员先后从绒布冰碛陇东侧的高山陡坡上迅捷下山(陈文波摄,2012.06) 图19.40:一个藏原羊家族成员先后从绒布冰碛陇东侧的高山陡坡上迅捷下山(陈文波摄,2012.06) 图19.41:一个藏原羊家族成员先后从绒布冰碛陇东侧的高山陡坡上迅捷下山(陈文波摄,2012.06) 图19.42:一个藏原羊家族成员先后从绒布冰碛陇东侧的高山陡坡上迅捷下山(陈文波摄,2012.06)
图19.43:一个藏原羊家族成员在绒布湖附近觅食(陈文波摄,2012.06) 图19.44:一个藏原羊家族成员在绒布湖附近觅食(陈文波摄,2012.06) 图19.45:一个藏原羊家族成员在绒布湖附近觅食(陈文波摄,2012.06) 图19.46:一个藏原羊家族成员在绒布湖附近觅食(陈文波摄,2012.06) 图19.47:一个藏原羊家族成员在绒布湖附近觅食(陈文波摄,2012.06)
 
  图19.48:一个藏原羊家族8只成员向绒布湖西侧的高山越去(陈文波摄,2012.06) 图19.49:一只藏原羊幼崽落后,随后紧跟随队伍(陈文波摄,2012.06) 图19.50:绒布湖附近也有鸟的分布(陈文波摄,2012.06) 图19.51:绒布湖附近也有鸟的分布(陈文波摄,2012.06)
----------------------------------------------------------
 
 

 

 

Copyright 2011 中国地理学会林超地理博物馆版权所有,网站由中国地理学会环境遥感分会、中国科学院遥感应用研究所维护、 CODATA发展中国家科学数据保护与共享任务组技术支持

备案序号:京ICP备05080539号-5 京公网安备110402500008号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大屯路甲11号 邮编:100101 Email:geomuseum@irsa.ac.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