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博物馆政策 | 贡献者展厅 | 展出活动 | 研究报告与简报 | 馆藏统计 | 联系我们 | English | 更新日期: 2013.06.22

五星红旗在南极洲升起

张青松

中国科学院地理科学与资源研究所,北京 100101 (2013.06.22)

( 1 ) ( 2 )

1. 前言

南极洲(南极条约规定的地理范围,即南纬60度及以南地区)是世界各国地理学家想往之地。那里特殊的生态特征以及亿万年形成的自然地理环境是地理学研究的重要内容,也是区域地理研究的重要领域。自十八世纪七十年代起,英、挪(威)、俄、美、法等众多国家的极地探险家、科学家先后组织了南极探险和南极科学考察活动。国际地球物理年(1957-58)期间,阿根廷、澳大利亚、比利时、智利、法国、日本、新西兰、挪威、南非、苏、英、美等十二个国家在南极地区的合作考察活动获得巨大成功。这些国家在国际地球物理年之前和期间,先后在南极大陆和南大洋岛屿上建设了几十个长期和季节性的科学考察站。十二面国旗与南极大陆图案紧密结合在一起,构成永垂史册的画面。为使南极国际合作长期持续,这12个国家于1959年12月,在华盛顿联合签署了“南极条约”(1961年6月生效)。南极条约冻结了对南极的领土要求,规定了和平利用南极和为科学研究目的的南极考察的法律条文。

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三十周年之际,在全国科技大会精神鼓舞下,伴随着改革开放的大潮,五星红旗在南极洲升起成为地理学家们的强烈愿望。中国开始筹划对南极大陆和南大洋的考察计划。1980-1985年间,笔者有幸亲身参与了我国早期南极科学考察的过程,见证了五星红旗在南极洲升起的特殊时刻,这样的场景,终生不能忘怀。

图1:1979年中国发行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三十周纪念邮票,其中一枚是背景为长城的五星红旗(刘阳捐)

2. 1980年2月22日法国南极迪蒙.迪尔维尔站升起五星红旗欢迎中国客人

2.1 到达凯西站(澳大利亚),顺访麦克默多站(美国)和斯科特站(新西兰)

1980年1月6日-3月21日,应澳大利亚南极局的邀请,国家海洋局第二海洋研究所的董兆乾和笔者受中国政府派遣,作为中国科学工作者的代表,第一次赴澳大利亚南极凯西站(Casey)考察。 在这期间,先从墨尔本飞往新西兰基督城,在澳大利亚南极局长C. McCue等人陪同下,飞往南纬78°的麦克默多,顺访了美国的麦克默多站(McMurdo)和新西兰的斯科特站(Scott Base)。由于行前相当匆忙,第一次出国,毫无经验,没带中国国旗。所以,所到之处并未留下任何带有中国标记的东西。

图2:澳大利亚2002年发行凯西站地理位置纪念邮票(刘闯捐)

图3:1980年1月12日中午,在澳大利亚南极局长C. McCue(右3)带领下笔者(左3)和董兆乾(左1)在新西兰基督城机场整装待发,乘坐LC130运输机飞往罗斯岛的麦克默多站(McMurdo)(张青松提供)。

图4:1980年1月12日9时,笔者一行飞抵麦克默多站(McMurdo)机场,受到美国科学基金会福勒先生(R.Fooler)(左)和麦克默多站摩尔登先生(L.Morden)的欢迎。远处背景是海拔3794米即将猛烈喷发的埃里伯斯火山(Mt.Erebus)(张青松提供)。

2.2 乘“塔拉顿”号极地运输船返回途中经过迪蒙.迪尔维尔站(法国)

从凯西站返回澳大利亚途中,我们乘坐的“塔拉顿”号(Thala Dan)极地运输船于2月22日途径并停靠在法国迪蒙.迪尔维尔站(Dumont.d’Urville)。“塔拉顿”号抗冰船是澳大利亚南极局租用的丹麦J L公司的极地运输船,载重3000吨,为澳大利亚4个南极考察站运输人员和物资服务,在南极科学考察中享有盛名。本航次返程中也有从迪蒙.迪尔维尔站返回的法国科考队员。

图5:澳大利亚1980年发行“塔拉顿”号南极运输船纪念邮票(刘闯捐) 图6:澳大利亚1991年发行“塔拉顿”号南极运输船纪念邮票(刘闯捐) 图7:“塔拉顿”号南极运输船1980年2月在凯西站(张青松提供) 图8-9:“塔拉顿”号南极运输船戳(截自AU19801081401

图10-11:1980年2月17日-3月5日,笔者从凯西站经迪蒙.迪尔维尔站返回澳大利亚霍巴特,共计17天,就生活工作在这艘船上。二封都有凯西站日戳,下封有“塔拉顿”号南极科学考察船长J.Lauritzen Lines纪念戳和亲笔签名(刘闯捐)

2.3 迪蒙.迪尔维尔站高悬五星红旗迎接中国客人

1980年2月22日,当“塔拉顿”号靠近法国迪蒙.迪尔维尔站(Dumont.d’Urville)南极站时,站前广场高悬着中、法、澳、丹(麦)国旗和法国南极考察队队旗,表示对我们和澳大利亚考察队员、丹麦船员的欢迎。在南极大陆首次看到自己国家的国旗飘扬在一个外国科学考察站,心中无限感慨。
迪蒙.迪尔维尔站的法国朋友告诉笔者:当他们得知有两位来自中国的考察队员将来访时,他们非常高兴,想用一种特殊的礼仪欢迎中国客人。站长决定他们自己亲手做一面中国五星红旗(站上原本没有中国的五星红旗),悬挂在旗杆上,让我们还没有登陆、远远地看到中国国旗就可以感知他们诚挚的友谊。此时,我才真正感到,在南极洲这样一个国际大环境下,我们两个人就代表了一个国家,我们为此感到无比自豪,也深感责任和担子的份量。

图12:1980年2月22日,法国迪蒙.迪尔维尔站前广场高悬着中、法、澳、丹(麦)国旗和法国南极考察队队旗(张青松摄,取自北京晚报关于笔者南极科考的报道插图)
图14:1980年9月,方毅副总理(中)在人民大会堂会见澳大利亚南极局局长C. McCue(左3)和K.Kerry博士(右3),海洋局罗钰如局长(左2)、中科院地学部王遵伋(右2),以及第一次考察南极大陆归来的董兆乾(后左2)、张青松(后右2)等陪同(张青松提供)。
图13:法国1976年发行迪蒙.迪尔维尔站建站20周年纪念邮票

3. 1981年1月26日澳大利亚戴维斯站站升起笔者赠送的五星红旗

1980年12月-1982年2月,笔者再赴南极,参加澳大利亚戴维斯站(Davis)的越冬考察。1981年1月26日笔者抵达戴维斯站,将专门携带的二面国旗(其中一面幅宽大,一面幅宽小)赠予戴维斯站。站长范.万塔纳(Dr.Van G.Wantanner)博士将笔者赠送的大幅五星红旗和澳大利亚国旗、丹麦国旗一并悬挂在站区宿舍楼上空。

万塔纳站长先生是澳大利亚籍津巴布韦人,物理学博士,尽职,豪爽,重情义,1个月以后,他指令将笔者赠送的小幅五星红旗精装起来。他安排考察队木工做镜框,将小型五星红旗置于镜框内,挂在戴维斯站活动中心的墙上,作为中国科学工作者在该站越冬的永久纪念。他又请金工刻一块小铜牌,置于镜框下面。铜牌用英文刻写:Presented by  Chinese Geomorphologist  ZHANG Qingsong ( 中国地貌学家张青松赠 )。这面国旗至今永久保留在戴维斯站(Davis)。她见证了澳大利亚对中国早期南极科学考察的合作、支持和帮助,也表达了中国科学工作者对澳大利亚南极考察站的致谢之意。

图15:1980年1月,五星红旗和澳大利亚国旗、丹麦国旗戴维斯站迎风飘扬 (张青松摄)

图16:1981年1月26日,澳大利亚戴维斯站长范.万塔纳(Dr.Van G.Wantanner)博士将笔者赠送的五星红旗和澳大利亚国旗、丹麦国旗一并悬挂在站区宿舍楼上空,笔者与澳大利亚越冬队员C.Claord先生在旗帜下合影。 (张青松提供)

图17:1980年12月,张青松到澳大利亚戴维斯南极考察站参加越冬考察,所赠五星红旗,镶于镜框,成为该站永久纪念(张青松摄)

在澳大利亚戴维斯站越冬的1年岁月里,这面五星红旗一直静静地关注、鼓舞和鞭策着笔者的工作和生活,让我时刻牢记自己的责任,天天努力向澳大利亚南极考察队员学习,期待在不久的将来建立中国的南极考察站,使五星红旗在我们自己的考察站高高飘扬。 从到达戴维斯站的第一天起,笔者一边认真开展专项科学研究--站区的地貌和第四纪环境,一边抽空到站区各个部门学习,给建筑师、机械师、木工、金工、管道工当下手,了解戴维斯站改建、扩建过程;和站长、副站长、医生、无线电通讯员、气象观测员聊天,同物理、生物学家交流,了解考察站的在研项目和日常管理等。那年,我44岁,是戴维斯站最年长者,因为好学,深受欢迎。我的工作深得站长的特别关照,我每次外出考察,站长必派1-2名队员协助。一年下来,32位队员,包括站长本人,都当过我的助手。

为常年观测戴维斯站区石环的发育过程和生长速率,1981年2月下旬,在Ray Morris博士帮助下,我布设了6组石环测阵。之后,在队友的帮助下,我每月1次,连续测量了10次。我离开戴维斯站后,范.万塔纳博士和接任的站长又连续派人测量了14次,并将观测数据传送给我。所以,我撰写的论文“东南极大陆维斯福尔德丘陵的冰缘地貌”包含了许多澳大利亚朋友的辛劳,是他们的无私,为揭示南极冰缘地貌的形成机理作出了奉献。

在艰难困苦的极地环境下结成的友谊是难忘的,我和许多队员都成为了长期交往的好朋友,保持通讯联系。之后我多次去澳大利亚工作和旅游,经常和他们相聚。1984年11月木工Peter到北京旅游,获悉中国南极考察队即将出发,立即赶到上海和笔者欢聚。1998年物理学家Ray到中国科学院地球物理所交流,特别安排与笔者茶叙。2010年10月医生Louise携丈夫到杭州办事,专程到北京看望笔者。

图18:澳大利亚南极戴维斯站附近的海冰(张青松摄,1981年)
图19:1981年6月极夜中的澳大利亚南极戴维斯站(张青松摄)
图20: 1981年6月极夜中的澳大利亚南极戴维斯站(张青松摄)
图21:1981年6月张青松在澳大利亚南极戴维斯站越冬考察期间,与家人通话(张青松提供)
图22:1981年6月极夜中的澳大利亚南极戴维斯站(张青松摄)
图23:1981年6月冬夜极光照耀下的澳大利亚南极戴维斯站(张青松摄)
图24:1981年7月张青松(左)和莫瑞斯博士在戴维斯站零下40摄氏度低温下在野外考察(张青松提供)
图25:1981年7月张青松(左)和莫瑞斯博士在戴维斯站零下40摄氏度低温下在野外考察(张青松提供)
图26:1981年8月暴风雪袭击极中的的澳大利亚南极戴维斯站(张青松摄)
图27:1981年5月张青松在澳大利亚南极戴维斯站考察冰川地貌和冰川沉积(张青松提供)
图28:1981年8月,张青松在澳大利亚戴维斯南极考察站与在海豹在一起(张青松提供)
图29:1981年8月,张青松在澳大利亚戴维斯南极考察站为帝企鹅录音(张青松提供)
图30:1981年8月,张青松在澳大利亚戴维斯南极考察站为帝企鹅录音(张青松提供)
图31:1981年10月1日,张青松在澳大利亚南极戴维斯站举行的国庆招待会上致辞(张青松提供)
图32:1982年8月张青松在阿德莱德大学参加第四届国际南极地学研讨会,在澳大利亚南极探险家莫森塑像前与朋友合影(张青松提供)

( 接下页 )

 

Copyright 2011-2013 中国地理学会林超地理博物馆版权所有,网站由中国地理学会环境遥感分会、中国科学院遥感与数字地球研究所维护、 CODATA发展中国家任务组技术支持

备案序号:京ICP备05080539号-5 京公网安备110402500008号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大屯路甲11号 邮编:100101 Email:geomuseum@irsa.ac.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