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博物馆政策 | 贡献者展厅 | 展出活动 | 研究报告与简报 | 馆藏统计 | 联系我们 | English | 更新日期: 2013.06.13

中国南极长城站址的选定

张青松

中国科学院地理科学与资源研究所,北京 100101 (2013.06.13)

应林超地理博物馆(网络版)建设工作组主任刘闯研究员的邀请,希望我把中国南极长城站址选定的历史过程写一篇文章放到该博物馆南极展厅。为此,欣然提笔,写下此文。今年是中国加入“南极条约”30周年,本文的撰写也是对我国加入“南极条约”这一重大历史事件的纪念。

1. 1982年5月建议首个中国南极站建在南极半岛

1980年1月6日-3月21日,在国家海洋局和中国科学院的安排下,本人和国家海洋局第二海洋研究所的董兆乾先生首次到南极考察(澳大利亚凯西站)。在南极期间,我们不仅考察了澳大利亚凯西站(Casey),还访问了美国的麦克默多站(McMurdo)、新西兰的斯科特站(Scott Base)和法国的迪蒙.迪尔维尔站(Dumont.d’Urville)。1980年12月-1982年1月,笔者第二次赴南极,在澳大利亚戴维斯站(Davis)参加越冬考察(1981年1月-12月)。去戴维斯站前和返回澳大利亚后,在澳大利亚南极局收集资料,进行相关研究。第二次南极考察的任务主要是:一,考察、学习建设与管理南极科学考察站的经验,为我国南极考察站建站做准备;二,研究戴维斯站所在地区(维斯福尔德丘陵区)的地貌与晚第四纪环境变化。

在连续一年多的考察、访问和研究的基础上,笔者形成了我国在南极建设科学考察站选址的基本意见。回国后于1982年5月,笔者向国家南极考察委员会办公室正式提交了南极越冬考察报告,同时也向中国科学院做了汇报。在该报告中,笔者提出了中国在南极建站应尽早纳入国家日程,并提出三个建站可选地点:其一,南极半岛 ( Antarctic Peninsula );其二,拉斯曼丘陵 ( Larsemann Hills );其三,阿德雷角【注1】(Cape Adele ),并建议首选南极半岛。我的上述建议,得到国家南极考察委员会的采纳,1984年中国第一个南极考察站选址就定在南极半岛地区(1989年中国第二个南极科学考察站-中山站的站址也采纳了笔者的第二个建议)。

1983年5月,我国正式加入“南极条约”和“南极科学委员会”。根据南极科学委员会的规定,在南极没有独立的南极科学考察站和南极科学研究计划,不能成为常任理事国,对南极事务有参会权,但是没有投票权和决策权。因此,对于中国的南极科学研究来说,首要的任务是在南极地区建设一个中国自己的南极科学考察站。

图1:南极半岛在南极洲地理位置图

2. 1984年12月24日在阿根廷乌斯怀亚港编队领导决定将长城站址改在乔治王岛

1984年10月,中国政府决定启动建设南极科学考察站的工作,派遣由南极考察队和南大洋考察队组成的“首次中国国家南极考察队”。首次中国国家南极考察队的中心任务是建设中国第一个南极科学考察站-中国南极长城站。站址选在南极半岛地区。考察编队由“向阳红10号” 船和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J121”打捞救生船组成,陈德鸿任编队总指挥,南极考察队由郭琨任队长,董兆乾和笔者担任副队长,金庆明任南大洋考察队队长。

1984年12月19日,编队抵达阿根廷最南端的门户-乌斯怀亚港(Ushuaia),停留5天,补给油料、水和食物,租用直升机、飞行员,以及船长顾问等。据阿根廷专家介绍,南极半岛周边海冰冰情很严重,我们的“向阳红10号”和“J121”无抗冰能力,不可能靠近。这样的情况,意味着我们原来的站址选择方案需要修改,否则,长城站的建设任务不可能完成。编队领导经研究决定,把站建在纬度低一些、南极半岛以北的乔治王岛(King George Island,阿根廷称五月岛)。

编队于12月24日圣诞节前夕上午9时起锚离开乌斯怀亚港,驶向乔治王岛。26日凌晨4时编队二个船只抵达乔治王岛西南端的麦克斯威尔湾(Maxwell Bay, 阿根廷称民防湾)。

 
图2:乔治王岛地理位置图
  图3:至1984年底,六个国家在乔治王岛建设科学考察站地理位置图

 

3.12月26日编队领导初步决定在麦克斯威尔湾北端沿岸建长城站

12月26日上午9时,编队总指挥陈德鸿率南极考察队队长郭琨,副队长董兆乾等人,在中央电视台记者汪保国、马维军陪同下乘直升机登岛选址,笔者被安排在船上负责联络。中午时分他们回来说,初步选定了麦克斯威尔湾北端的沿岸(即现在乌拉圭Artigas站的位置),让笔者和各班班长,以及副船长沈阿坤等下午再去现场考察,并拿出意见。

麦克斯威尔湾北端的沿岸(即现在乌拉圭Artigas站的位置)靠近水源,离冰川近,平地面积较大,适宜建站。但是,该站址有二个不利之处。首先,就在我们到达的前半个月,乌拉圭人“捷足先登”,正在那里建设乌拉圭南极科学考察站。那里虽然适宜建站,但是那里的空间容不下两个考察站。而且当时中、乌尚未建交,即使是建交国,两站挤在一起也多有不便,场地也不能满足架设通讯基线和气象站布设的需求。此外,那个地方风浪比较大,岸滩巨砾遍地,登陆也有一定的难度。从各方面条件来看,那里并非是最理想的建站地点。根据地理学理论,地理位置是盖房子选址最重要问题 (Location, Location and Location, 即第一是区位,第二是区位,第三还是区位)。因此,笔者提出再到菲尔德斯半岛东岸和其他地方看看,多选几个地方,做个比较后再做决定。

 

图3: 1984年12月28日下午中国首次南极考察队长城站址论证会共识的中国南极长城站址及其周围环境(已建成的科学考察站及机场)略图

图4:中国南极长城站遥感影像图(自Google Earth, 2013.04.01)

4. 12月28日笔者提出的在菲尔德斯半岛东岸建站的意见得到认同并上报国内批准

作为地理学工作者,野外考察离不开翔实的地图和当地的地理资料。但是,我国对南极半岛和乔治王岛的研究资料甚少,从国内带来的南极地图和资料远不能满足需要。因此,笔者在阿根廷乌斯怀亚港停靠时,一直注意寻找资料。很幸运,阿根廷船长告诉笔者,他手头有一些乔治王岛航空照片,并慷慨地同意借给笔者。这些航片是从直升飞机上拍摄的黑白航空照片,比例尺大小不一,也不甚规整,但相当清晰,非常宝贵。笔者经过仔细判读和反复比较发现乔治王岛西南端菲尔德斯半岛东岸有一大片阶地,很适合做长城站的站址。笔者的这个想法和建议在从乌斯怀亚港驶向乔治王岛途中的船上就向郭琨提出过,但未被重视。

当12月26日领导初定在麦克斯威尔湾北端沿岸建站方案提出后,包括笔者在内,一些考察队员提出异议。笔者再一次提出在菲尔德斯半岛东岸建站的意见,编队总指挥陈德鸿决定让大家到该地和企鹅岛等地实地考察,做出对比研究后再作决定。

12月27-28日,笔者与科考、测绘、气象、通讯、后勤、基建各班队员和沈阿坤大副等乘坐登陆艇先后考察了9个地点,重点对菲尔德斯半岛东岸作详细调查。通过实地考察、取样分析,登陆试验,发现菲尔德斯半岛东岸条件最优,笔者列出了以下七条优势:

1,便于登陆艇登陆;

2,海拔10米的砂砾质阶地,平坦开阔,易于开挖;

3,就近有谈水湖泊,水量充沛,取水方便;

4,与周边考察站保持一定的距离,距别林斯高晋站(Bellingshausen)(苏联)和费雷站(Frei, 全称:Presidente Eduardo Frei Montalva )(智利)分别为2.3公里,离尤巴尼站(Jubany) (阿根廷)、阿的加斯站(Artigas)(乌拉圭)在10公里以上,便于管理;

5,靠近马尔什(智)机场 (T.R.Marsh),交通运输便利;

6,菲尔德斯半岛南端是科学保护地,具有重要科研价值;

7,向南有较大扩展空间。

建南极常年科学考察站,饮用水源是非常重要的因素。为验证拟选择的长城站址附近的二个湖(西湖和燕窝湖)的湖水是否可饮用,笔者27日登岸后做的第一项工作就是到湖中取水样,并立即要求“向阳红10号”船化验室王玉衡作快速分析。报告显示:除有机质偏高外,其他指标均很好,湖水符合饮用水标准。问题有了可喜的答案(为此,笔者很乐意被王玉衡“敲竹杠”,给了他二卷彩色胶卷)。在笔者的安排下,科考班刘小汉专门对站区周围的地质条件进行了考察,测绘班鄂栋臣和刘永诺对站区地形做了初步测量,房屋班对砂砾地基进行了开挖试验。沈阿坤对登陆地点做了反复试验。

12月28日下午是长城站选址最关键的时刻。笔者作为南极考察队副队长受郭琨队长委托,主持召开了长城站址选择论证会,大洋队队长金庆明也应邀参加。在讨论中,笔者鼓励大家各抒己见、畅所欲言,把实地调查、测试和试验结果分别报告,笔者本人也将菲尔德斯半岛东岸选址的上述七条优点的意见在会上阐明。经过充分讨论、多地点比较和综合分析,最终达成一致意见:“菲尔德斯半岛东岸是长城站最佳站址”。之后,编队领导改变初衷,将大家的意见上报国内,获国家南极考察委员会主任武衡批准。经鄂栋臣和刘永诺精确测定,中国南极长城站的地理位置是:62°13′02″S, 58°57′41.5″W。

1984年12月29日晚,乔治王岛的天气难得的好。笔者提出连夜带队登陆,先做些准备性工作,为全体队员登陆“打前站”,得到了编队领导的批准。随后,笔者带领18名考察队员在选定的长城站址率先登陆,首次在长城站址插上五星红旗。而后,大家齐头并进,连夜搭建了20余个帐篷(包括厕所在内),大家高兴地称她为“中国南极村”。

12月30日全体队员登陆,12月31日上午举行中国长城科学考察站奠基典礼。1985年2月20日,中国南极长城站举行落成典礼,武衡主任代表中国政府到场剪裁并宣读了国家南极委员会任命:首任中国南极长城站站长:郭琨, 副站长:董兆乾、张青松。

至今,中国南极长城站经过几次修建和扩建,已经成为乔治王岛10个考察站(其中,9个是常年站,1个是夏季站)中规模最大(由于有足够的空间可以扩建,目前夏季能容纳60名队员)、生活设施最好(因为有充足的淡水,每天都可以用发电机冷却水洗热水澡,不限时间)、环境保护最佳、科研项目最多、成果显著、深得各国考察队好评的现代化南极考察站。

照片1:1984年12月29日晚作者率18名考察队员登陆搭建帐篷-中国南极村,并把五星红旗插在选定的中国南极站址处。12月30日,考察队全体队员登陆(作者摄于1984年12月30日)

照片2:1985年2月20日,中国南极科学考察委员会主任武衡为中国南极长城站落成剪裁(作者摄于1985年2月20日)

照片3:五星红旗高高飘扬在中国南极长城站(作者摄于1985年2月20日)
照片3:首次中国南极考察队全体队员在中国南极长城站落成典礼大会上(摄于1985年2月20日)

 

5.结束语

 

经过多年的筹划、准备、长途跋涉,克服了种种困难,终于在南极洲建成了我国第一个南极科学考察站。

将第一个南极科学考察站建在乔治王岛,多少是出于无奈,因为她还没有进南极圈。可是,当时我国没有破冰船,不能去纬度较高的东南极大陆沿海建站。时不我待,中国需要尽快拥有自己的南极考察站。由于建成了长城站,1985年中国就理所当然的成为了《南极条约》常任理事国和《南极科学委员会》常任理事国。所以,建成长城站,意义非常重大。从另一方面说,乔治王岛和南设得兰群岛(South Shetland Islands)周围的斯科舍海(Scotia Sea)是南极海洋生物资源最为丰富的区域。乔治王岛是研究南大洋生态系统和生物资源的好地方。所以,那里集聚了10个考察站。

在长城站选址问题上,笔者结合前期二次南极科学考察积累的经验,发挥地理学专长,结合航空遥感信息分析和实地考察比较,以翔实的资料和扎实的科学分析终于说服了同队领队,并得到大家的支持,获得编队领导的认可和武衡主任的批准。笔者至今依然为此感到自豪,没有辜负国家的重托。笔者始终认为,“建一个站不容易,既然是科学考察站,起码要管用几十年,不能将就”。

图5:中国赴南极考察船队航行路线示意图(节选自纪念片CN19851080701,说明CN19851080701背面

长城站迄今已经历28年的风雨,事实证明,当年的选址是正确的。中国首次国家南极考察队全体队员在非常艰难的情况下,克服了种种困难,万众一心,完成了我国第一个南极考察站-长城站的建站任务,其中的奉献和敬业精神业已成为南极精神的一部分。

看到中国南极长城站现在越来越焕发出她的青春和潜力。一批接一批的科研人员在这里成长起来,笔者心中无比欣慰。毫无疑问并有理由相信,中国南极长城站必将为人类南极科学研究事业做出更大的贡献。

致谢:

本文撰写过程中,多次得到刘闯研究员的提示和帮助,并完成文中插图,深表谢忱!

主要参考文献 :

  1. 张青松,1981,南极考察记,知识出版社,1-121.
  2. 方辉盛,陈祖甲,文有仁(主编),1985,科技新闻佳作选,南极考察散记(作者:张青松、董兆乾,转载于《工人日报》4月23、24、29日),新华出版社,419-426.
  3. 张青松,我的四次南极考察,中国科学院地理科学与资源研究所,2010.06.
  4. 洛夫林,普雷斯科特著(董兆乾、张青松、严其德译),1987,最后的大陆-南极洲,科学出版社, 1-230.
  5. 张青松,1987,南极考察与探索,科学出版社,1-204.
  6. ZUO Dakang (ed.), 1990, Progress in Geographical Research. Science Press,Beijing, 130-136.
  7. 武衡, 1992,科技战线五十年(第28章,南极考察),科学技术文献出版社,543-575.
  8. 张青松,于 玨,1993,南极洲自然地理,商务印书馆,北京,1-301.
  9. 《当代中国》编辑部(武衡主编),1994,当代中国的南极考察事业,当代中国出版社,548

【注1】:阿德雷角位于罗斯海西北岸,南极横断山脉的起点,印度洋和太平洋的交汇处,1899-1900年挪威人卡尔斯滕斯 博赫格列文克(Cars tens Borchgrevink)率领一支9人英国考察队,在阿德雷角破天荒地成功越冬,创造了的人类奇迹。

 

建设中的南极展厅其他相关内容

 

Copyright 2011-2013 中国地理学会林超地理博物馆版权所有,网站由中国地理学会环境遥感分会、中国科学院遥感与数字地球研究所维护、 CODATA发展中国家任务组技术支持

备案序号:京ICP备05080539号-5 京公网安备110402500008号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大屯路甲11号 邮编:100101 Email:geomuseum@irsa.ac.cn